处长地铁猥亵他人被调至事业单位 是“保护性处罚”吗

  行政拘留,处长这是地铁调至单位任谁违法也逃不过的处罚,但是猥亵在底线处罚之外,处级干部是人被不是应该付出更多代价?

  最近杭州一则地铁猥亵案引起各方关注。当事人陈东身份特殊,事业原为浙江省自然资源厅国土空间生态修复处处长,保护因为在地铁上对他人实施猥亵,性处且情节严重,处长被给予行政拘留十二日的地铁调至单位处罚。此后被浙江省自然资源厅党组免去处长职务,猥亵调离公务员队伍。人被但据媒体了解,事业陈东已到浙江省自然资源厅下属的保护事业单位省海洋科学院任职,职务为“管理六级职员”。性处

  就是处长这个新的职位,引来了舆论的不满。在地铁猥亵他人,这是近年来很受舆论唾弃的违法失德行为,一个处长却公然以身试法,在普通人看来就该“从重”处理。毕竟官方民间都有这样的共识:党员干部在遵纪守法、捍卫公序良俗上,应该坚持比普通人更高的标准。行政拘留,这是任谁违法也逃不过的处罚,但是在底线处罚之外,处级干部是不是应该付出更多代价?

  而在这一点上,免去处长职务,调离公务员队伍,以体制内的眼光来看,可能已经算是很严重的惩罚,带着污点降级调岗,通常意味着当事人的前途大毁,不太可能再有上升空间。可是在普通人眼里,事业单位即便比不上公务员,也仍是旱涝保收的好单位,而且“管理六级职员”,也相当于副处级。这么一想,也就难怪有人怀疑这是不是“保护性处罚”了。

  按照公职人员相关管理规定,行政拘留不等于刑事犯罪,确实不属于必须开除的范畴,除非“情节严重”。而在地铁猥亵他人,虽然听起来性质非常恶劣,可如果没造成什么人身伤害等后果,以法律的标准,是不太可能下“情节严重”定性的。或者说,这里存在自由裁量的模糊空间。如果以社会影响恶劣的由头开除,当事人可能也很难申辩;但若以够不上“情节严重”为由,网开一面,好像也很难挑出硬伤。

  面对各方质疑,目前还没见到当地官方有新的回应,不知道后续还会不会有什么追加处理。只是,如果就此盖棺定论,恐怕很难过得了舆论关。从公务员到事业编,从处长到相当于副处级的“管理六级职员”,参照标准不同,所得出的结论差异甚大。丢了原来的处长职位,付出的代价不算小,可相比普通人的境遇,副处级事业编已属相当优待。而在社会对考公考编热情持续攀升的现实背景下看,一个违法失德的人还能稳坐如此岗位,不满的情绪也就可以理解。

  总之,评价一个处罚措施是否合理,是无法脱离现实的社会语境的。这件事提供的教训之一,就是公务员、事业编的含金量越来越高的现实下,对公职人员的管理也理当越来越严。越多人羡慕公务员的位置,对公务员的监督意愿自然就越强。如果不想被舆论挑刺,公职人员个体就得更加谨言慎行,单位也要管理从严。而这,对于公职人员来说,确实也不算什么过分要求。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守一

知识
上一篇:这所学校曾因“老鼠事件”被联合执法!实地调查→
下一篇:央视网:绝不能让网暴者逍遥法外